哪怕不知去向何方

刺心

哈哈哈哈看到被自己遗弃多年的小号上居然有一篇初中时写的渣文我怎么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顾辰熹:

引子

  “吴邪!王月半!你们两个再不交租就收拾东西都给我滚出去!”一大早包租婆就踹开房门冲我和胖子怒吼。

  我唯唯诺诺地应到:“姐,我们知道了!三天!再给我们三天时间,保证交租!”边说边在心里问候了包租婆十八辈祖宗。

  包租婆哼了一声,用鼻孔对着我,好像是用鼻孔在说话一样:“就给你们一天时间,明天早上我来的时候如果没有见到钱,你两就给我滚蛋!”

  我在心里啐道:狗日的这死老太婆,枉我刚才还叫了她一声姐,真他娘的拉低小爷水准。这破房子时不时停水停电,而且又他妈离市中心这么远,娘的她也好意思要那么多钱!要不是老子真没钱,早他妈住市里去了,哪还会跟她扯这鸡巴蛋?

  心里想是这么想,嘴上还是小心翼翼地服了软:“行!一天就一天!”

  等包租婆走了,我也没心思再睡了,走进胖子房间里,抬腿踹了他的胖屁股一脚把他踹醒。

  “他妈的大早上扰胖爷清梦,小天真,你这日子是不是不能过了!”胖子怒道。

  我白他一眼:“包租婆让我们一天内交够房钱,要不就得滚蛋。”

  胖子一下子就清醒了,猛的坐起来看我:“怎么办?”

  我心说,老子怎么知道!

  一上午,我两个都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寻思着有什么快速来钱的好办法。

  打劫?偷窃?传销?贩毒?

  我甩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念头,心说他娘的别搞不到钱反而把自己给弄到牢里去了,那倒好了,连饭钱都省了!

  我和胖子其实不是无业游民,而且我两个的工作说出来也是响当当的:我是个明星(其实就他娘的是个跑龙套的小演员),胖子是我的经纪人。别看丫一脸肥肉,早先也是和我同一个演艺学院出来的,虽然专业不同,但是有缘住在一个宿舍,学习成绩又都烂得一塌糊涂,于是毕业后胖子和我就搭伙在市郊租了个房子。他给我联络些争取露脸的龙套或者什么火锅卫生间马桶塞的广告,总之是什么埋汰我干什么。我则在家里打扫做饭等他胜利归来然后出门去演死尸。

  我这么没出息,我家里我爹我妈还有我二叔三叔都不让我当这破演员,三叔更是说要把他的产业分给我些让我去管理,但我都严正拒绝了,因为……我想用自己的双手去打拼出一片天。

  我今年23岁却一无所成,我的志气都快被消磨光了,但好在胖子一直相信我,觉得我一定会红,一直和我凑合着过日子。

  其实我也劝过他去另找些活来做,别跟着我浪费青春了。结果丫特严肃的说:“胖爷我是那种人么?爷还就对你不离不弃了怎么着吧!”

  其实我知道除了不离不弃这个理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他也没活好干,毕竟他当年逢考必挂的辉煌岁月不是白说的。

  想了一上午也没想出个好办法,我正要站起来去做饭,结果胖子一拍大腿吓我一跳。

  “天真,我想到办法了,就是要委屈你一下。”

  我愣了愣,忙转头问他是什么办法,并表明只要不犯法,不要命啥委屈都受得了。

  “眼下只有这一个招了,我盯着你做,我觉得可行。”

   我推了他一把,怒道:“你丫快说,打什么马虎眼!”

  “卖肉。”

  “卖肉?”

   “小天真,我知道你什么委屈都受得了,所以咱这么这么……”



评论
热度(5)
  1. Darling顾辰熹 转载了此文字
    哈哈哈哈看到被自己遗弃多年的小号上居然有一篇初中时写的渣文我怎么一点儿也不记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 Darling | Powered by LOFTER